“设计+”,激发浙江制造新活力

“作为一款专门针对中国烹饪环境开发的大吸力电动油烟机,截至目前已实现单品销售额14亿多元。”大寒节气前晚,杭州市余杭区的梦栖小镇气氛火热。全省工业设计界精英齐聚一堂,等待2017年浙江省优秀设计创新产品TOP10结果揭晓。最终,以老板电器5900S吸油烟机为代表的十大设计新锐脱颖而出。

  “TOP10”

  引领创新设计

“我们联合宁波一家做医疗器具的上市公司设计的培护宁智能集尿器,入围了‘TOP10’。”在2017年浙江省优秀设计创新产品颁奖盛典现场,记者刚一落座,发现身边恰好是旧相识——大业设计宁波公司总经理李龚川。“一会我上台领奖,帮我拍几张照片。”他笑着对记者说。

2017年浙江省优秀设计创新产品,由省工业设计协会和浙江日报报业集团联合组织开展。自2017年12月19日正式启动以来,通过自主报名、全省各地市工业设计协会和17个省级特色工业设计示范基地推荐、10位专家提名等方式,截至2018年1月5日,共征集到近300件产品。经过5位评选专家的严格评审,评选出30件优秀设计创新产品,并结合网络大众投票,最终评选出了2017年度浙江设计创新产品TOP10。

“往年我们通常会评选十佳设计机构、十佳设计师,2017年我们决定聚焦设计产品,因为无论设计机构还是设计师,最终都要靠产品说话。”省工业设计协会秘书长章群星告诉记者,产业化而非概念设计,是此次创新设计产品评选的首要标准,也是入门准则。

担任此次评审专家的太火鸟创始人兼CEO雷海波表示,这些年他一直关注着浙江好设计,从今年的“TOP10”产品来看,既有浙江设计比较擅长的小家电,也出现了生活家居、医疗器具,甚至工程制造设备等多个不同领域的产品,每个产品都有令人惊喜的表现。“最重要的,这些设计产品市场和商业化程度非常高。”

“最让我高兴的是,我看到了浙江创新设计走出了模仿设计的阶段,进入原创性设计的新阶段。此次‘TOP10’产品中有很多原创性的产品,而且是站在行业发展最前沿的产品。比如华普永明公司设计研制的LED路灯,节能水平、使用寿命远超同行。”担任评审专家的北京光华设计发展基金会理事长张琦告诉记者。据了解,该基金会是中国第一家设计基金会,其评选的“光华龙腾奖”成为中国设计界最受关注的大奖之一。

“优秀设计创新产品评选为2017年浙江工业设计画上了一个完美的休止符。”省经信委生产服务业处处长胡震涛介绍,目前全省工业设计公司3800余家,其中近15%的大中型制造企业都设立了工业设计中心或设计院。近5年来,全省设计服务收入356亿元,设计成果转化产值突破2.1万亿元。在产业规模上,浙江成为仅次于广东的工业设计大省。

  设计驱动

  浙江制造升级

对于浙江工业设计,省经信委副主任马锦跃有个精妙的比喻——“七八岁的小孩子,让他挑重担,不现实。当他长成十七八岁的小伙子了,正是压担子的好时候。”在他眼里,浙江工业设计发展正进入最好的压担子时间。

“在新时代高质量发展的大背景下,无论从国家还是全省的发展来说,产业升级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迫切。浙江作为东部沿海发达地区,产业升级的需求更为紧迫。这是外因,而对事物发展起决定性作用的是内因。这个内因是什么?就是浙江经济经过多年高速增长,到现阶段完全有能力通过自身努力实现转型升级。”马锦跃说,在产业转型、消费升级和新材料、新工艺、新技术发展的多因素支持下,浙江工业设计大有可为。

事实上,经过数年的积累,如今浙江工业设计正走向薄发阶段。目前,浙江已经拥有了一大批创新能力强的设计企业和设计人才队伍,无论是数量还是质量,在全国都处于领先地位,完全具备了以工业设计驱动产业创新发展的实力和能力。

“作为国内最早接触电动工具的设计公司,十几年来,我们一直专注于电动工具设计。现在,我们完全可以与国际同行中最牛的设计团队一较高低。”在19日晚的颁奖典礼上,来自杭州源骏工业产品设计有限公司总经理徐洪军说,他们设计的手动工具9800地板钉枪也位列“TOP10”。

从浙江制造企业的角度看,对设计的重视和设计价值的认知也有了很大的提升,设计意识和创新氛围良好。吉利汽车每年将销售收入的6%到8%投入整车及关键零部件的设计研发,并斥巨资进行技术改造和硬件设施建设,尤其是一批大牌设计师的加入,让起步于地方的吉利汽车越来越有国际范;杭氧集团设计制造的80000m3/h空分设备,将设计融入自动调节负荷的功能装置,可节约运行能耗5%,填补了国内同行业的空白,累计实现销售收入29亿元。

在张琦看来,浙江是中国创新设计的高地。“属地的科技创新水平和档次、对设计的投入、设计人才的集聚,是创新设计发展的三个必备要素。”他说,浙江有以浙江大学为引领的高校、科研院所和大批在全球范围内有影响力的企业,科技创新的基础和水平较高。同时,政府十多年来对工业设计的持续投入,厚植了工业设计发展动能。另外,浙江设计人才已经形成梯队。

  消费迭代

  反哺创新需求

“工业设计是什么?”马锦跃时常问人这个问题,但同时,这个问题也是他提给自己的。

他用一个经典案例形象地阐释了自己思考的结果。“松下坐便器,现在大家都知道它产自杭州下沙。但它最早是美国医院里用来给肛肠科病人做理疗用的。后来被有心人发掘,通过集成创新设计将它变成了一款普通老百姓家用的产品。如今在日本,坐便器成为家庭、公共场所的标配。在国内,它正成为中产阶级家庭、高档酒店的标配。这就是工业设计,满足甚至引领人们对美好生活的需求、向往。”

众所周知,浙江是制造业大省,全省工业结构中,制造业占比90%以上,其中传统制造业占比60%。“浙江的传统制造业中日用消费品,也就是与老百姓生活息息相关的产品占相当比例。这意味着,无论时代如何影响需求变化,这些产品都是老百姓生活必需的,这是浙江工业的后劲。”马锦跃说。

但日用消费品高端供给不足是浙江不得不面对的现实。2016年上半年,我省相关部门曾做过一次摸底,浙江人通过天猫、出国扫货等方式购买的进口商品约550亿元到600亿元。这数百亿元的产品大致分为五大类:小家电、服装箱包、以奶粉为主的奶制品、化妆品和母婴用品。

“可以说,这些进口商品是对我省高端供给不足的补充。它们很难完全取代,但也提醒了我们,需要开发出更多满足人们美好生活需要的产品,促进消费迭代升级,而消费升级又会反哺工业设计的进一步创新需求,形成良性互动。”马锦跃说。

所幸,当前无论是政府部门还是浙江企业,已达成广泛共识,下决心要升级浙江制造。从2011年开始,我省先后出台三个工业设计方面的重要文件,加强顶层设计。2017年,由省工业设计协会联合相关省内高校、梦栖工业设计小镇和全省17个省级工业设计示范基地,共同发起浙江“传统产业设计再造”计划,旨在用近几年培育和形成的设计优势为浙江传统产业注入新活力。该计划于2017年8月底在台州黄岩启动以来,先后在杭州、永康、衢州和嘉兴等地举行对接活动,共组织100余家(次)省内优秀设计公司与近400家优势传统制造企业精准对接,取得良好效果。

如今,在“工业设计+”的魔力驱动下,浙江传统制造业正变得生机盎然。前不久省人民政府办公厅发布了《关于进一步提升工业设计发展水平的意见》,明确到2020年,力争全省工业设计年服务收入超过150亿元,设计成果转化产值超过1万亿元,新增设计授权专利4万件以上。